安寂.

心有猛虎,安于沉寂。安寂,幸识。
一个沉迷忘忧,RWBY里的伞姐的小疯子
也偶尔写完同人文想开专属于自己的世界
从不喜欢华丽辞藻来堆砌文章,文笔不好请见谅

每次看见别的太太发文总是很想写
但是三寸日光至今相遇还没写完却迎来了开学
而且自己有时候也会写了写原创
想着把原创放出来给你们看看却又担心文还改的不够吸引人

呐,一眨眼就开学了,工作日收手机估计也只有周末再见了
我真的是一个懒惰的作者呢

【忘忧】三寸日光(04.相遇)

*蒸煮这么甜我突然想起我还有坑没填x
*本来是说好的大粗长一次性写完他们的相遇的,现在想来拖得时间太长了,所以先发一部分分。
*我也要快开学了15551剩下的一大块其实已经写了七七八八,就是强迫症使然,没改好之前是不会发出来的。
*等我什么时候相遇写完了会把这个删了重发一份完整的。







       他和忽悠的相遇,说好也不算,说坏也不至于。只不过是在他最低谷的时候遇见了忽悠。

       而老王能认识忽悠,很大原因是因为,忽悠足够骚。

       当时的老王,虽已到大洋彼岸许久,但那一年算是他倒霉的一年。

       学业繁忙,整天忙里忙外却被得知自己的成绩如果再挂科可能就拿不到diploma了。好不容易忙完学业,本来好好的女友却跟他提出了分手。

       “我想…在你身上我找不到恋爱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 一如既往的直白,当时喜欢她也是因为直白,如今分手被伤心了也是因为她的直白。

       恋爱的感觉是什么?

       向来被朋友说情商高的老王有些迷茫。他对待任何人都是温温和和,既不逾矩,也从不疏离,每个人在他那儿受到的对待近乎一致。

       于是他越发沉迷在大学的图书馆。想不明白的事就先放着吧,迟早有天会懂的。老王这么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   不久之后,在又一周的损友局,他们熬夜到了很晚,那时的国内正是十点多。老王一个朋友本来和他们嬉闹着,忽的猛一拍脑门:“我忘了看直播!”

      别的朋友都笑话他,那朋友却是执着,当时就立马打开B站,点进了一个令老王纠缠至今的人的直播。

      吴织亚切大忽悠。

      老王先是带了好奇看多了几眼。直播里的人,一边下手飞快的捡枪搜房子,一边奶乎乎的跟队友撒娇卖萌说自己是个20小时的新手要队友带自己吃鸡。

      老王先是不屑,又是一个打算萌混过关的主播,但是很快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 屏幕上的琉璃白嘴上惊恐的说着这边变态在打他,一边下手利落的开枪收拾了敌人,还不忘记跟队友说说自己的“惊恐”经历。

      着实有趣。

      老王当时这么想,忍不住低低笑出声。再看一眼名字,吴织亚切大忽悠,好记住了。

      一回家便是打开手机下载了哔哩哔哩,而忽悠也顺利成为他关注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  在很多个深夜,当老王为了各种事情而写着文件的时候,他也顺手打开了忽悠的直播。

      就这样,忽悠陪了他一个又一个深夜。偶尔他也会书桌旁放一杯咖啡,手机开着忽悠的直播,然后熬夜到天明,看着外面亮起来的天空,老王忍不住想,自己算不算是和他共看了日出呢?

      每每想到这他便哑然失笑,自己脑子里整天都是什么gay里gay气的东西,怕不是长期以来看直播被忽悠带跑了。

      直至那时,他依旧没有怀疑过自己对忽悠关注度是不是过高了。

      直到某天。

【忘忧】三寸日光(03.回忆)

忽悠内底微微不安。掏出手机给辣个蓝人发了条消息。

忽悠:你在哪?

不过几分钟对面便有了答复。

老王:在家。

忽悠:在加拿大?

老王:对啊,怎么了宝贝儿?

忽悠:没什么

对话快速结束,忽悠晃晃脑袋。不是他。

忽悠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这番问话在那人的心里泛起了多大的波澜。

咖啡店里,老王放下手机无奈的摇摇头,“怎么?小女朋友?”对面坐着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,与他的身材不相符的则是他脸上八卦表情。

对面这位就是老王多年的好友老林了,打初中以来俩人几乎形影不离,直到大学,甚至出国也是一块的。这次回国,自然也是他陪着老王回来了。

“不是。”有些头疼的揉揉额头,“喜欢的人。”老王并没有打算隐瞒。

“哇哦!”大汉露出一种小女生才会有的表情,“长得怎么样?身材?学历?”

“你不要多想。”老王对着服务生说道:“waiter,一杯拿铁谢谢。”

见服务生离开了,老王才延续了刚刚的话题:“男的。”

“男。男的??!?”老林的声音提高了八度。“你小点声。这里不是加拿大你收敛一点。”老王毫不犹豫一巴掌拍下去。

“噢噢。”大汉如同小鸡啄米般点头,熟练的从口袋中掏出烟点燃,减小了音量,再次开口:“男的???!!!”依旧抑制不住自己口气里的惊讶之情。

老王点点头。饶是老林这样的老烟枪都被呛住了,“咳咳咳,不是吧——”他往椅子上一靠,“当时那人跟你表白你都没有答应,现在…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寥寥几语,瞬间把大汉的好奇心勾了起来。“来来来,跟哥说说怎么个不一样法。”

“先生,您的拿铁。”服务生将拿铁送至老王面前便离开了,老王拿起来淡淡啜了一口。然而在咖啡店放的音乐的旋律中,有些事情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……

【无题】 李商隐 划掉

有没有太太考虑一下用把黑执事放在忘忧上面?
呜呜呜最近看了黑执事成功沉迷塞巴斯酱!
塞夏好嘻嘻嘻。
突然觉得老王是执事忽悠是少爷也挺不错的梗
毕竟是腹黑攻和傲娇受嘛

所以!有没有太太考虑一下!

【忘忧】三寸日光(02.离开)


阳光微微照入,床上的忽悠动了动,一翻身刚刚手打到了手机,本就是半梦半醒的忽悠刷的清醒了。

“卧槽!!!!!!”整个屋子回荡着忽悠的的惨叫。

忽悠刷的坐起来,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。自己昨天晚上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和老王打电话睡着了!!

他满怀悲凉之意打开手机。不会晚上睡觉打呼噜刚刚被他听见了吧……越想越是害怕。划开界面。唔电话被他挂了,算他有良心。

手机往旁边一扔,重新倒回去,想着再睡回笼觉的却怎么也睡不着。想着昨天自己找人家打电话却先睡着这件丢人事,忽悠脸上微微发红。

“啊——”对着天花板乱吼了一通,烦躁的扒拉着自己的头发,究是睡不着,挣扎着起身,戴上眼镜刷牙洗脸。

看着镜中人的黑眼圈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心中的躁意更盛几分。干脆利落的收拾好自己,下楼买早餐了。

出门,锁门,习惯性掏出手机。恰好瞥见楼道口有几枚烟头,空气中的烟味还没散去,忽悠皱了皱眉。鬼使神差的好奇,使得忽悠往楼道瞥了一眼。没人。

“叮——”电梯到了,点下一楼,在电梯门合上的最后一瞬,忽悠对上了一双神似老王的眼眸。

愣了愣,玩手机的双手停了下来。我…看走眼了吧?辣个蓝人在加拿大怎么可能会在我家门口?忽悠在安慰自己顺便训斥了一顿自己。你能不能有点出息,昨天已经够丢人,还嫌不够丢人?

老王看着忽悠进了电梯,看着他关上了电梯门,也看着他正好对上了自己的眼睛,却没有一丝停留。

这样也好。他笑笑,提着自己的行李箱下了楼。一宿没有休息好,也该好好对待自己了,打的前往某咖啡馆。

的士领命而去,在清晨行人稀少的路上飞奔离去。忽悠在路边的早餐店等着自己的早餐,忽的猛抬头,正好看见的士的离开。明明是和自己无关的东西,不知为何忽悠却盯着这个的士看了很久很久。

忽悠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的士消失的路口,直到在早餐店老板娘怪异的目光下才如梦初醒。“小伙子你的早餐还要不要了?”

“啊?”猛的惊醒一般,“要要要。”

若有所思的提着早餐回了家。路过楼道口时仿佛为了确认一下似的再次往里面瞥了几眼。

楼道里空空的,空无一人,只有地上的烟头证明着确实是有人在这里待过。

如图体会我的原地飞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关于老王的现实向分析【下】

       然后加上一点随意乱七八糟没逻辑怪的看法。老王其实有抽烟的吧,有一次他大概是忘了关麦然后我调大声之后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。嗯…这一点在我看来大概是为数不多的美中不足,虽然我也没有一直认为老王是完美的。

       老王应该是没有开自由麦的,还是按键的,不然他的麦质量好的让我以为他是个职业主播,而我却没有听见他抽烟的声音。加上最近的视频中老王给我们一个mua之后自己捂住脸表示羞耻,所以我觉得老王其实刚开始gay忽悠的时候自己也忍不住hhhh,说不定还闭麦偷偷羞涩一下。

       老王的衣品可以说是非常棒了。游戏里酷爱换装,常常一身黑衣酷的让我差点忘了这是个女角,致力于打扮忽悠的男人。微博上的照片也可以看得出老王非常喜欢黑色,尤其是那大长腿,啧啧,唏嘘感叹。

        老王不是属于那种宅在家里的人,他应该是经常锻炼或者喜欢出去玩的人,微博上有他去海滩的照片,也有他和朋友出去吃夜宵的照片,当然,漏不了你们说的老王好像只有一米六的那次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 老王也算是个八卦妇男,不过他情商高偶尔八卦一下也不会让人讨厌,毕竟他从不逾矩。不过常年的国外生活愣是让他对国内新梗知道的不多,但是老梗到他嘴里莫名有种新的奇妙感觉。

      另外,最近老王送的那瓶甜酒,再一次说明了他的壕,他的品味,以及他的细心。相信已经有人看过帖子说老王那瓶甜酒在国内买不到,而且其中的含义令人深思。但是身为一个男粉,居然能记住忽悠喜欢甜酒这一点简直太贴心了。这些就不用我多说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总而言之,怎么会有老王这样简直完美的粉丝啊呜呜呜,我都忍不住想咬小手帕了。

想了好久的忘忧长篇终于开坑了,想想还蛮开心的。
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德行就是一个酷鸽…

不管怎么说还是第一次头脑一热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,写不好也就谅解一下下吧~
至于剧情是 BE还是 GE,这个完全看你们的评论或者自己的心情了。毕竟没人评论的话也就随自己去吧。
这个文章最初的灵感是老王那次送的甜酒。
后来就往剧情里面加了一句自己喜欢了很久的话。
“摊开手站在阳光下,手上的日光永远只有三寸,所以又叫三寸日光。”
也就有了这篇文和这个作者。
至于更新问题…当然是缘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总之
忘忧女孩绝不认输!

By7.3 安寂

【忘忧】三寸日光 (01.晚安)


“宝贝儿你给我讲睡前故事好不好。”早就下播的忽悠翻来覆去迟迟睡不着,无聊之下只好去骚扰远隔千里的老王。

“这么大个人了还不好好睡觉,嗯?宝贝。”老王在电话那头不知道是无奈还是宠溺。

“rua!你这个gaygay怪不要整天宝贝宝贝的叫我。”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,忽悠躺在床上似乎听见门外传来了自己的声音。嗯?老王在门口?忽悠不禁这么想。不会吧,肯定是自家太空旷有回音了。

真不知道是谁开始宝贝儿宝贝儿叫的,老王在电话另一头哑然失笑。“还想不想听睡前故事了?”

“想!”忽悠瞬间放弃了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,扯着自己软软的嗓子回答。

老王轻轻笑了笑:“那,宝贝儿,你知道大海为什么是蓝色的吗?”

“都说了你这个死基佬不要老是叫我宝贝了。”忽悠不满的咕哝了一句,干脆利落的说自己不知道。

“你看,又吃了文化的亏吧。”老王像个拿到糖得意洋洋的孩子。“因为大海里面有鱼,鱼会吐泡泡,泡泡裂了是blueblue(布鲁布鲁)的声音,所以大海就蓝了啊。小傻瓜。”

“……”忽悠的声音明显在电话那头顿了两下,“有没有人说你冷笑话讲的很不错?”

“没有。”老王如实回答,“不过我猜你应该是第一个。”

何止不错,简直冷到北极去了。忽悠暗暗吐槽。一个哈欠上来,不知不觉竟有了困意。老王的冷笑话效果这么好的吗,下次一定要让他在自己睡不着的时候再来一次……忽悠迷迷糊糊的想着,不知觉中睡着了。

老王听着电话那头的人趋于平静的呼吸声便知道他睡着了,低低哀叹一声。本来今天回国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,于是一下飞机毫不犹豫就赶来了他家门口。只可惜……

“mua。”明明知道他已经睡了,但老王还是没忍住,“晚安宝贝。”低哑的嗓音终于是抑制不住了一丝脆弱,而这种情绪他是从未在那人面前展现过的。

他挂了电话,幽深的双眸盯了忽悠家门口好久,明明自己已经来到门口了却突然失去勇气敲门,他嘴边扬起了一抹自嘲的笑意。

他在害怕,害怕忽悠问他来干什么,害怕忽悠拒绝让他接近自己,害怕忽悠……

害怕忽悠拒绝他爱意。

他敲门的手势已经僵直了很久了,只要他敲下去,屋内那人的浅睡也会被吵醒。但是他没有敲,唉了一声将手放下了。蹲在忽悠家门口的楼道里,将行李箱往墙上一放便靠了上去。

其实如果他想,也未必在这个城市里会找不到入住酒店。可是他不想,他想蹲在这,即使蜷曲着自己的长腿再不舒服,他也想靠近一点忽悠。

自欺欺人罢了。

无所谓,靠近一点那个男孩,那个给自己带来了快乐的男孩。他怀揣着这样的念头在忽悠家门口合上眼睡着了。

夜深,城市的灯光星星点点,稀疏交映,从来都是一城清冷,这个城市的夜晚,从不属于任何人。

忘忧小甜饼【3】


同居
老王×忽悠

*短小慎入

忽:老王,你看我是不是你的贴心小棉袄?
王:(瞥一眼)大夏天的你别想着把我热死。
忽:?????????

【过一会】
王:贴心小棉袄你去帮我关下灯吧~
忽:不了,贴心小棉袄怕把你热死。
王:那你怕不是想要变成后街男人。

忽悠还是怂怂的去关了灯。

但是依旧没有逃过变成后街男人的命♂运。